海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义乌模式辉煌不再政府推进电商换市引争议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33:56 阅读: 来源:海绵厂家

“义乌模式”辉煌不再 政府推进电商换市引争议

原标题:“义乌模式”辉煌不再 政府推进电商换市引争议

义乌,是一座建立在市场上的城市——围绕市场做生意,在过去30多年里逐步成为义乌人的主流生活方式。但如今,曾经红火的商贸城日渐门庭冷落,红极一时的“义乌模式”正在经受时代考验。拯救市场,寻找一条保持发展的新路,是摆在义乌人当前最大的历史任务。大商城会死吗?电子商务是唯一的出路吗?

客户去哪儿了?

改革开放初期,外出经商的义乌人带回各种小商品在街头自发摆卖。1982年,义乌制定“兴商建县”的优惠政策,正式开发露天市场,并陆续投入资金扩大营业规模。经过30多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以商贸城等市场带动外贸、制造,形成集群效益的“义乌模式”。

这一模式曾经数度创造辉煌,使得义乌的人均收入水平、豪车密度在中国内地居首位,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

“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中国小商品城(下称“义乌商贸城”),正是从草根经济中崛起的“义乌模式”的标志性符号。

但近年来,义乌这座城市的环境和“义乌模式”本身,越来越难以让人满意。

10月底的一个周末,《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走访了义乌商贸城的5个区,与马路上拥挤的车辆相比,商场里并没有出现人头攒动的景象。开张的店铺,真正的老板大多不在,很多店铺大门紧锁。“不光是星期天,平时也这样。”某店铺的一位售货员向记者介绍。

除了义乌商贸城,城区还遍布各类专业市场,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年10月以来,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陈金林有些烦恼,当地最大的圣诞用品市场的商户经常向他反映,迟迟没有接到大单,而房东们却吵着要涨租金。往年与陈金林多有往来的几个埃及采购商,今年也没有消息。

圣诞小商品,虽然平均毛利只有3%~5%,但也曾一度让商户们赚得盆满钵满。陈金林所做的调研显示:“今年有30%的商户业绩比去年略好,剩余70%的商户和去年打平或者出现下滑。”他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这是因为西方国家经济不景气,更因为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商户增多,竞争更激烈,摊薄了商户们的利润。

圣诞小商品市场的变化,正是义乌商品市场变化的一个侧面。义乌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楼仲平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说:“在早期,义乌市场发展的三大要素主要是客流、物流,以及衍生出的信息流。但如今,这三大要素都发生了改变。”

“义乌市场现在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信息流,全球客商都来了解义乌、与义务人联系——这是目前义乌市场最核心、最不能忽视的优势。物流依然处于第二位,它是支撑义乌市场繁荣发展的关键要素,进而延伸出产业配套,如果没有产业配套义乌市场就缺乏了根。义乌市场如今不会看到很多客流,客流并不是繁荣与否的关键要素。”

除了这些变化外,义乌市场低门槛的模式在国内也不断涌现出跟随者和模仿者,并给义乌市场带来持续冲击:江苏南京、河南郑州、广东东莞、辽宁沈阳、山东临沂等城市纷纷打造大型小商品批发集散市场,他们在低端集聚、物流覆盖等方面,已有赶超或取代义乌市场的趋势。

如今,靠商铺、店铺和摊位租金过日子的义乌人越来越多,靠出租民房过日子的经营户越来越多,靠出租厂房过日子的义乌企业也越来越多……

“要不是近年一大批‘新义乌人’创业群体补充进入参与竞争,义乌说不定会变成‘第二个鄂尔多斯’。”楼仲平说,“如果义乌制造业不能振兴,义乌市场不能持续繁荣,义乌房租必然下降,服务业必然衰退,资产必然贬值,届时商城将变为‘空城’。”

纯中介市场蜕变为产地市场?

社会各界的反省早已开始。

10月中旬,浪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翁荣弟从德国考察回来后表示,义乌目前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交通、教育、医院等配套设施建设落后,难以挽留和引进高素质人才,这已经成为制约义乌继续发展的瓶颈。

楼仲平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义乌公共基础设施水平没跟上经济发展水平,但这仅仅是表象。“义乌已不再是建几个市场的问题了,已经到了应该全面提升的时候。”

“义乌市场和商品交易特点是:小商品、廉价。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劳工、环保、税收等方面逐步规范,低廉的制造成本优势逐步丧失。这种以廉价为核心优势的交易中心将面临有着更为低廉制造成本地区的竞争,比如越南等地会逐步替代义乌的优势。”财经作家陈根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道。

对此,义乌一直在想办法应对,希望逐步由纯中介市场向产地市场蜕变。目前,义乌商贸城中,本地生产的产品逐渐占到了40%以上,其目的是逐步使小商品城具有产业依托。

但产业配套也一直面临各种发展瓶颈。长期粗放型的低端加工贸易模式,使得产业成本低廉、专业化程度低,在海外市场缺乏竞争力。作为义乌制造的代表人物,翁荣弟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了义乌外贸型企业面临的困难:人民币持续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原材料价格上升等等。“比如墨西哥到美国是免关税的,土耳其到欧盟是免关税的,在这些地区的竞争中,我们有压力。

同时,越南、印度、印尼的制造业也在崛起,这给我们造成冲击。”

今年端午节期间,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院士与义乌市委书记李一飞等主要领导有过一次深度的交流。潘云鹤给义乌的执政者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想一想20年后的义乌将会以什么产业为主?二是20年后的义乌将成为什么样的城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记录上述对话内容的材料中显示,潘云鹤当时向李一飞建议:义乌要做好两个规划:第一是贸易体制规划;第二是做好在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的基础上如何建设国际贸易城的规划。

潘云鹤认为,义乌现在的物理市场已经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并可能在新的专业化市场模式的竞争中被淘汰掉。“而替代市场的则是互联网,通过网上交易,把你们的产品,绕过现在从世界各地跑到你们这里来订购的中间批发商,直接卖到消费者手中。”将来,要在上述两个规划的基础上,建设一个世界级商品信息和知识中心。“直接获得用户的信息,最终从用户的信息、需求出发提取对产品创新的要求,通过这些用户需求,提出对科技创新的要求。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义乌的转型就成功了。”12下一页

杭州便携式探伤机

云南室内隔音材料

长春其他五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