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王灵异之冤魂狗-【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0:18 阅读: 来源:海绵厂家

西环路的一处居民区,最近几天屡次发生家犬丢失的奇怪事件,这片地经济一般,设施简便,没有摄像头,连丢了几十只狗,其中有一些名贵的狗种。

失去爱犬的主人痛心疾首,部分人去找附近小区的报了警,警察局只扔给一句话:“没法找。”

这些狗的主人只能到处张贴寻狗启示,希望好心人能帮忙留意下,若有情况,就与主人联系。没丢狗的人家都把自家的狗看的紧紧的,恨不得都锁进保险箱里。

苏心洁就住在这片居民区。

这天她下班很晚了,累得晚饭也顾不上吃,躺在摇椅上休息。此时外面狂风怒吼,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窗子外响起了狗的哭泣,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无比凄历、悲凉。

那只狗像要把满腹的委屈用悲伤的情绪流逝掉,苏心洁听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是谁家的狗在哭?怎么没人管?好吓人。

苏心洁太累了,没多想就睡着了。

她这两年总会做一个噩梦,她梦见了自己变成一只狗,被一群人面目狰狞的人用锋利的刀划开肚子,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还把肮脏的手伸进她的的肚子里,掏出肠子堵子和几个未成形的小狗崽就往嘴里塞,小狗崽在低声哀叫着,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一命呜呼了。

突然那个络腮胡子露出一脸极度可怕的阴笑,他嘴角上还粘着小狗崽粉红的肉块。苏心洁每次梦到这都会惊醒了。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外面那只狗还在哭嚎,苏心洁心里抱怨是谁家的狗不栓好,任它在那里叫,简直吓死人。不过,不会有人知道苏心洁的想法,更没人去理会那只狗。

第二天晚上下班,苏心洁在自己家的大门口,见到一只棕色卷毛狗躺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苏心洁觉得在哪里见过它,具体是哪里,她想不起来了。

那只狗全身的毛也脏乱不堪,还到处是伤痕,它的腿只剩下三条,尾巴也没了,屁股上是裂开的洞伤口。

卷毛狗躺地上,呜呜地哭,眼睛流出的不是眼泪,而是血。

苏心洁慌忙闪进院子,彭地一下把大铁门关上了,又躲进屋里把所有门窗都锁好了,生怕那只疯狗闯进来。

大门外清楚地传来它的哭声,苏心洁躲进里屋,她祈求有人马上把这只狗抱走,然而没有人出来管那只狗,它仍自顾自的哀怨哭嚎。

次日,苏心洁出门上班,见那狗已不在门口,她舒了一口气,或许它不会再来了吧。但是她想错了,接下来的几天,她家大门外都会躺着那只狗,每天一见她就哭个不停。

这天,它见苏心洁回来,用尽全力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苏心洁。

苏心洁看见它的肚子上有一道伤口,一截肠子从里面露了出来,吊在外面晃悠,让人见心惊胆战。

苏心洁惊声尖叫,不经意踢开了那只狗跑回了屋子。

她刚在皮椅上坐稳,就听见那只狗边叫便用爪子抓大门,试图要闯进来。苏心洁大声尖叫,推开门跑出去,翻墙跑进隔壁,猛拍对方家房门,这家是住着一个孙女跟她的奶奶。

这家的女孩开门问苏心洁有什么事,苏心洁告诉她:“我家门口天天躺着一只可怕的小狗,不知道谁家的,天天在我家门口嚎叫。”

“有吗?我们没听到啊。”女孩显得很惊讶,相互对视了一眼。

她跟苏心洁去大门口看,那只怪异的狗却已经不在那里了,女孩安慰苏心洁说:“也许它找不到主人回去了吧。”

苏心洁稍稍心放下了心,女孩跟她道了晚安回去休息了。

苏心洁也想回去休息,折腾了半天她有些疲惫了。

这样安静了两天,苏心洁下班也没碰见那只狗。

她以为那只狗不会在来了,就稍稍放了心。

一个星期平安无事第过去了。

星期日,苏心洁休息,她跟朋友在外面吃了饭,回到家已是凌晨。

她走进院子,一抬头,见到房门口有一团影子,她放下的心忽地又提了起来,该不会又是那只狗回来了?她借手机的亮光照向那东西,果然,是门口趴着的是那只怪狗,它在低声哽咽着,身上的毛被打湿了,粘连在一起。

它试图靠近苏心洁,因为只有三条腿,走起路来很东扭西歪,一副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它露出的那截肠子,在一滴一滴往下滴着血,地上已经积了一大摊。

苏心洁吓坏了,她嘴巴大张,心脏跳的飞快,僵在了那里,待那狗碰她的脚尖,她才反应过来,冲了出去。跑得太急了,没注意撞上自己家后院打麻将回来的单身女邻居。这个女人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跑这么快。

苏心洁指着自己家的方向,嘴角因恐怖而抽搐:“我家……我家……我家有一只好可怕的狗。”

“什么可怕的狗?”女邻居没明白怎么回事。

苏心洁就拉着她去自己家,到了家门口苏心洁低着头躲在女邻居身后,小声说:“你先进去。”

女邻居就带头进了院子,苏心洁捂着眼睛不敢看。

“喂”

女邻居拍她的肩让她看,门口已经没有了那只狗的踪影,地上的血也没有了,这一切都在告诉苏心洁,刚才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幻想。

她想不明白了,到底谁家的狗呀,来无影去无踪的,也没有人来认领,该不会是谁丢弃的狗狗吧?

她的大脑思维开始混乱了,她最怕下夜班,一回家都面对那只恐怖的狗。

苏心洁跟表姐说了,希望在她家住两天,表姐同意了,苏心洁就搬到了表姐家。

她想,这回可以拜托那只怪物狗了。

半夜下班,她走到表姐家门口,意外地绊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是那只狗,它竟然追到了这里。

她从它身旁跑过去了想把大门推开,门却丝毫不动。身后那只狗凄惨地哭起来,欲靠近她。

苏心洁急了,用力晃动大门,隔壁女孩给吵醒了,打灯开门问怎么了。苏心洁说那只狗又来了,就在她身后。

“这不是一只死狗吗?”女孩眼神疑惑地望苏心洁,苏心洁回过头去,那只狗躺在地上,它的眼睛紧闭着,明显是死去多时的样子。

暗黑的血把它黄色的卷毛粘连在一起,苏心洁躲回家里,把门窗锁好,所有灯都打开了,生怕门外的死狗突然活过来。她抱着被坐在炕上,眼前不断浮现那只卷毛狗,哀怨哭泣的眼睛,流出的血泪,浸透了它的毛。

苏心洁猜想它还会不会出现,隔天苏心洁下班比较早,快要走到家时,她躲进胡同,望了眼自家大门,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应该有清洁工把它处理走了吧。

“呜呜~”一阵狗哭声从后面飘来,苏心洁的心露跳半拍,怪不得它不在门口,原来它就跟在自己后面。她转头,果然是那只纠缠她的狗,它两只布满鲜血的狗眼有些分散。

苏心洁本能地叫一声,后退一步,然后甩开腿狂奔:“救命呀。”

她一路跑到街住对面小区的朋友丹丹家,猛按门铃,丹丹开了门,还不等她问什么,苏心洁就冲进来,顺手把门带上。

丹丹感到莫名其妙,问她:“你怎么慌成这样?又狗追呀?”

本来丹丹无意一问,苏心洁却使劲点头,丹丹安慰了她几句,把防盗门打开一个小缝,她瞅了一眼,眼神有点不对。

苏心洁也好奇地凑过去,只见追她的那只狗就躺在丹丹家门口,它又变成了一句尸体。

御精灵精灵战记ol手机版

超神名将传手游

华人娱乐客户端下载

玄笔录前传无限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