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方周末第三世界国家政要中的Twitter控

发布时间:2020-02-11 01:13:55 阅读: 来源:海绵厂家

推特(即Twitter——新浪科技注),曾经最受追捧的社交工具,短短时间便吸引了49个国家六十多个领导人。不过,当它在工业国家日渐沦为竞选工具和政令转贴板时,一些第三世界政治领袖如查韦斯、卡加梅等却重新发现了它的魅力。

“怎样才能在‘文明IV’(一款风靡世界的PC游戏)里成功压制言论自由呢?”里昂问。“去历史中找一下吧,其他国家或者你所在的国家的。那些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卡加梅答。

里昂,美国一无名小青年;卡加梅,卢旺达现总统。无论是凭美国与卢旺达的关系,还是两人社交圈的距离,这样的对话即使在梦里发生的可能性都可以被忽略不计。然而,推特让一切成为现实。

2011年6月4日,面对这个让美国青年困惑不已的问题,卡加梅——这个在国际上因压制新闻自由而饱受诟病的国家元首几乎是立刻就给出了回复。

推特,在中国被称为微博。2007年问世,几乎是立刻就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以及他们之间的社交方式。

卡加梅的推特注册于2009年,那是各国政要赶时髦最热烈的一年。迄今,7名G8政要,15名G20领导人,19名欧盟国家元首分别拥有各自的推特账号。

可即便是粉丝数量仅次于lady GaGa、布兰妮与贾斯汀·彼伯的奥巴马,其关注度也天然不如卡加梅、查韦斯、菲德尔·卡斯特罗这些摇滚政治明星——他们独立特行,无法预知,信仰坚定得狂热。并且,他们都对来自于西方的文明与意识形态始终保持着警惕与排斥。

可眼下,他们都成了这一同样来自西方,每条只能写140个字符的微型博客的拥趸。

“你错了”

与粉丝互动在卡加梅近千条推特中占据了近七成。与西方粉丝的互动并非每次都那么友好。一个月前,卡加梅刚刚与一名英国记者在推特上吵了起来。《独立报》前编辑比勒尔在推特上批评卡加梅“独裁而愚昧”,自大地声称“媒体、联合国或人权组织都没有权利指责他”。卡加梅显然很快就注意到这条留言,他一口气连发了14条微博回击,其中一条只有三个字:你错了。

卢旺达外长适时加入进来,为自己的领导打抱不平,“在你发表意见前,你是否了解过1100万卢旺达人民对卡加梅的看法?”他说。

在推特上被一国元首、部长如此激烈的“关照”,实在出乎比勒尔意料。这名曾为英国首相卡梅伦写过演讲辞的独立撰稿人说,这只不过是习惯性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但在卢旺达,作为一名独立的新闻工作者则往往意味着厄运。每年,都会有数名新闻工作者选择流亡,卡加梅对此毫不介意,他毫不隐讳地发表着他对记者的蔑视,他们不过是些“唯利是图之人”,“大街上的流浪汉”。

卡加梅有理由感到不习惯。自1994年接管卢旺达国家政权后,尽管这个国家有宪法、有议会、有选举,也有任期限制,但他还是一直当总统当到现在。2010年大选,卡加梅在没有反对党的情况下,再次以几乎全票当选总统。他实在太久没听到过不同的声音。

这是围观摇滚政治明星微博的收获与乐趣所在。博如其人,就像他们在其所统治的国家的各个角落烙下的个人意志。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给自己的推特取名叫“意志力坚强的叛逆者”。2010年4月26日注册这天即引来近6万粉丝的关注。眼下,这位自诩为“反对美帝国主义旗帜”的粉丝已逾160万。

这个连名字都充斥着硝烟味的人气微博,更新速度像极了其精力持久旺盛的主人:四百多天发布1059条,平均每天2条,内容涉及日常公务、选举、外交、外交等,每条几乎都带有惊叹号。“我们委内瑞拉警察万岁!警察是未来!警察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他在一条微博中写道。

从他们关注的推特账户中多少能解读他们的心态,以及他们背后的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社交圈。卡加梅的关注对象是零,西方政要中,同样没关注任何人的只有英国伊丽莎白二世。

查韦斯关注了19人,其中最被人熟知的是菲德尔·卡斯特罗。这位统治了古巴四十多年的革命斗士是查韦斯的偶像,亦是其反美阵营最密切的盟友。古巴经济、外交陷入双重困顿之际,正是盛产石油的委内瑞拉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慷慨资助。

眼下,85岁的菲德尔也是一名积极性颇高的推客。他的帐号名不再充满战斗的激情,却十分贴合其全面让权弟弟劳尔的现状,这名曾经的坦克手如今改叫“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思考”。

新拐点?

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相比,菲德尔的推特显得严肃而沉闷。内容以军事和外交评论为主,评论中名字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奥巴马。这让人禁不住去想,老卡是不是将建于哈瓦那专供叫骂华盛顿的“反帝法庭”广场搬到了推特上。

不过,老卡对这位现任美国总统的态度温和了许多。当奥巴马力主的医疗改革方案在美国国内遭到千夫所指之际,菲德尔居然在推特上立挺:“这项惠及普通人民的改革早该实施了,尽管奥巴马觉悟到这一点时,已经晚了古巴几十年。”

力主平等、亲民、均贫富,是菲德尔当年经济、外交陷入孤绝,却仍获古巴大部分民众支持的绝杀技。

这亦是摇滚政治明星们一次次成功渡过难关,以精神战胜困苦的法宝。查韦斯与卡加梅的推特主要以与粉丝互动为主,问题从求总统的一声“生日快乐”,到求职、求吻、求住房,求治病……

即使再微小、看似再不靠谱的提问与求助,查韦斯都会像家长一一作答。据委内瑞拉媒体透露,为了维护这个类似于总统“信访办”的推特,他雇用了200人来处理回复。

所以,即便你在推特上向他问候一声“早安”,也会及时收到一条热情的回敬:早安,亲爱的!

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粉丝们的留言几乎没有一条批评。推特上,这位“意志力坚强的叛逆者”就像一位和蔼且全能的慈父,每天接受着全国民众的祝福、致敬与求助。

毫无疑问,在委内瑞拉,这位取消总统卫队,坚持不用无限额信用卡,每周在电视上向民众又说又唱5小时的“平民总统”,自从成了微博控,声望再次提升到新的境界。

2009年,委内瑞拉人民以54%的支持率通过了查韦斯主导的宪法修正案,这意味着,担任总统近10年的查韦斯获得参加2012年总统竞选的资格。不出意料,他将会为自己下一个任期继续奋斗。

不过,在卡加梅与他背后的卢旺达身上,推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影响深远,或者说,成为引领一个新时代的拐点。

尽管卡加梅在推特上积极与粉丝互动,但回复评论者寥寥,除了与英国记者比勒尔的那一场口水仗,没有另一个人指责过他的不是。推特上,也没有反对党的踪影,他的反对党在2010年大选后已锒铛入狱。

表面上没有敌人的卡加梅偶尔也会与他素来不感冒的记者朋友吃饭小聚。《金融时报》非洲部主编威廉·沃里斯近日就在伦敦与正在外事访问的卡加梅吃了餐午饭。地点在伦敦一家低调但昂贵的餐厅,卡加梅最终吃的是随行厨师做好的西餐。

“总统不是没有安全感担心被投毒。”卡加梅的助手向威廉解释,“只是我们住的地方老是变来变去。”

里昂,那名正沉迷于“文明IV”的美国小青年,给卡加梅留了言,“我想我很快能顺利通关了”。

中山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工作签证多久

食品流通许可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