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年寒窗图的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46:39 阅读: 来源:海绵厂家

陈方雨是一个勤奋博学的书生,苦读十年,终于择日离乡赴京赶考,一路风餐露宿自不必说。

这天,他经过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时,忽然被几个强盗拦住。那强盗二话不说,上来就抢东西,陈方雨拼命抓住包裹不放,强盗火了,举刀就要砍。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从他们身后呼啸着飞来一粒石子,只听"铛"的一声,石子竟不偏不倚正好击在强盗的刀口上,击得火花四溅,强盗手一麻,刀掉在了地上。几乎是在同时,树林中飞出一个人影,落在他们面前,是个满面虬须的瘦削汉子。

汉子对一帮目瞪口呆的强盗喝道:"还不快滚?"

强盗知道遇上了高人,当下四散逃去,惊魂未定的陈方雨赶紧上前拜谢汉子。

汉子上下打量了陈方雨一眼,说:"看你像是个来赶考的书生,我问你,你十年寒窗,千里赶考,图的是个啥?"

陈方雨道:"富国安民。"

汉子点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之色:"这么说来我没救错人!我生平最恨贪官污吏,只要遇到,我就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绝不放过。希望日后我俩再见之时,你已经是个清正廉明的好官。"说罢转身离去,眨眼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时间过得飞快,陈方雨日后果然有才,金榜题名后即被派往山阴县任知县。陈方雨踌躇满志地赶去上任,可刚到那里就被告知,前任知县不久前被一个叫"独飞侠"的杀了。那独飞侠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悄无声息潜入县衙下的手,衙役们直到第二天天明时才惊恐地发现知县成了无头鬼。这还不算,独飞侠临走前还用知县的血在墙上写下"贪官下场"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而且大模大样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陈方雨没想到衙门里也会发生凶案,要是不把这个独飞侠逮住,自己这个新县令说不定迟早也会成为他的刀下之鬼。

这日子夜时分,陈方雨正伏案苦苦思索着这起来无影、去无踪的凶杀案,忽见案前轻飘飘落下一人,那人黑衣黑裤黑面罩,轻扬如羽,弹跳如飞,陈方雨大吃一惊,但仍端坐在那里。

蒙面人口中"咦"了一声,显然他很奇怪陈方雨如此镇定。蒙面人对陈方雨说:"你见我突然造访,为何不叫护卫?"

陈方雨强压住心里的惊慌,说:"叫了又怎样,就凭你这般身手,他们又怎能奈何得了你?"

蒙面人点点头,忽地把蒙在头上的面罩一揭,朝陈方雨点点头,说:"你看看,我是谁?"

陈方雨仔细一看,认出来者竟就是当初赶考路上救自己一命的汉子,当下离座倒头便拜,口中连称:"恩公,想死我了!"

汉子一把把陈方雨扶起。

陈方雨赶紧请恩人落座,又亲自为汉子泡上一杯香茶。他问汉子道:"恩公,你深夜来此,可有重要之事?"

汉子朝陈方雨微微一笑,说:"顺路来看看而已。你新官上任,可谓清清白白无一丝污秽,来日方长,切勿忘了昔日说过的话。我这就告辞了!"说毕,一扬脖子喝尽杯中茶,起身就要走。

陈方雨急了:"恩公,有一言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怎么不当讲?"恩公朝陈方雨点点头。

陈方雨说:"恩公不如就此留下,你我同享荣华富贵多好!"

汉子一听立刻摇头:"那不行,我还有好多事要做……"

正说到这里,汉子身子忽然摇晃起来,腹内痛如刀绞,他疑惑地抬头一看,刚刚还一脸诚恳地挽留他的陈方雨,此时却脸色陡青地瞪着他。

只听陈方雨冷喝一声:"独飞侠!"

汉子不由自主地应了一声,忽又醒悟过来,吃了一惊,拼命站直身子,指着陈方雨说:"你……你怎么知道我是独飞侠?刚才那杯茶里,你到底放了什么?"

陈方雨冷冷地说:"这很简单。第一,独飞侠杀我的前任时来去无踪,而我刚才有幸亲眼目睹了你的身手,果然轻似飞燕;第二,你说过生平最恨贪官,若见之必杀,而我的前任就是一个大大的贪官,所以你杀他的嫌疑最大;这第三嘛,你对县衙深宅庭院轻车熟路,想必以前来过;加之刚才我叫‘独飞侠’,你竟然答应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汉子愣愣地看着陈方雨,目光复杂极了。只听他感慨地说:"我没看错人,你果真是个精明过人的角色,日后好好为官必成大器,只是可惜……"

陈方雨阴沉着脸问:"可惜什么?"

汉子大声吼道:"可惜你没走正道!你这样的人,只怕比你的前任更贪婪十倍,更狡诈百倍,凶恶至极,我必除之!"

陈方雨一听,得意地说:"你怎样除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在你喝的茶里下了‘酥骨散’,我相信此刻你的四肢已瘫软如绵,只怕再走上一二步都不行了!"

那汉子正痛得汗如雨下,他仰天长叹一声:"唉,想不到我竟会死在你这样一个阴毒小人的手上,我太大意了!不过死之前,我尚有一事不明: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救过你的命,我是你的恩人啊!"

陈方雨哈哈大笑道:"你问我‘为什么’?我且问你,我十年寒窗苦,图的什么?天下那些想当官的,个个锥股悬梁,他们图的什么?那些当了官的个个小心翼翼,又图的什么?不都是因为一个‘钱’字吗?和我一起考中的同仁,他们还在京城苦苦等候着官职空缺,而我却立刻上任了,这又是为什么?不就是我眼明手快送了银两吗?我这次若放了你,日后必死于你手,可我这次要是逮住了你,却可以一鸣惊人……"

陈方雨正侃侃而谈,汉子忽然冷冷打断了他:"陈县令,你知道你的前任是怎么死的吗?你只知道他死在我的刀下,可你是否知道他其实也身手不凡?所以最后我是不得已,射了他一枚毒针,方取了他的狗命。那毒针见血封喉,立毙无救,现在它正含在我的口中。不信你看——"

汉子说到这里,全身血脉贲张,突然他朝陈方雨嘴一张,魂飞魄散的陈方雨只看到眼前有一物飞来,还没闹清是怎么回事,就立刻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第二天天明时,衙役才发现他们的新任县令早已气绝身亡,倒在地上。同前任不同的是:他的头还在颈上,他身旁还倒着一个瘦削的汉子。

三国如龙传变态版

仙灵外传手游

无上神兵手机版

天地豪侠

相关阅读